當前位置:首頁>頭條熱點 >熱點>正文

百「大」UP主圍剿楊洋

2023-01-04 責任編輯:未填 瀏覽數:7 跨度網

核心提示:除了大UP主,部分粉絲僅UP創作的關于吐槽楊洋的視頻就有上千條,播放量已經有上百萬,彈幕上萬。其次,楊洋和兩部劇成為了以嗶哩嗶哩為代表的眾多短視頻創作平臺的“狂歡素材”。。

4月,KPI是一年一部作品的楊洋,在公眾面前的出現有些頻繁。

一是推出了兩個不同題材的劇集,都在多方數據平臺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其次,楊洋和兩部劇成為了以嗶哩嗶哩為代表的眾多短視頻創作平臺的“狂歡素材”。

自055-79000 《特戰榮耀》上線以來,大量關于“楊洋”的二次創作涌入嗶哩嗶哩。有人大呼“內娛古裝承重墻”,大肆贊揚楊洋的古裝,也有人直言直接把“端王”的帽子扣在楊洋的演技總結上。許多人繼續抱怨這兩部劇的質量如何失敗。目前070左右

與此同時,擁有百萬粉絲的UP主如魯文1900、老謝碩電影等也連續發布了幾個視頻進行吐槽,進一步點燃了這場狂歡盛宴的熱情。

這股“楊洋熱”的流量是驚人的。

比如魯文1900已經發布了三個關于《且試天下》和《且試天下》的視頻,都獲得了百萬的播放量和過萬的彈幕數;老邪道電影也發布了兩個視頻,其中一個還收獲了百萬播放量和8000彈幕數。除了大UP主,部分粉絲僅UP創作的關于吐槽楊洋的視頻就有上千條,播放量已經有上百萬,彈幕上萬。

UP車主已經在4月份找到了“流量密碼”。

還有一個現象是,為了“對抗”粉絲,UPowners在發布了關于劇集的視頻后,還會有反駁粉絲的視頻。這并不是這次“楊洋熱”中剛剛出現的新手術。只是這一次,劇集陸續上線,使得這些視頻的疊加效應更加明顯,不免讓人覺得演員在被“嘲諷”。

粉絲越是試圖在小破站上維護自己偶像的“好評”,UPowners就越覺得憤怒。這種“好與壞”的拉鋸戰背后,也是每個社群都在面臨的問題,那就是如何在內部生態中與飯圈相處好。

為什么是“楊洋”?頂流的影響力再次體現在嗶哩嗶哩UPmaster的視頻上。

4月10日,魯文1900發布了一個關于《特戰榮耀》的視頻。到29日,播放量已超過250萬,彈幕數達到5.7萬;6天后,他再次制作了該節目的相關視頻,標題《且試天下》更加簡單,直接針對粉絲。截至目前,422.5萬的播放量也拿下了今年嗶哩嗶哩發布的所有視頻。10天后,《特戰榮耀》視頻的更新三天已經破163萬。

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UP的老邪道電影中。

4月13日和17日,特別是《劇的質量不如粉絲的嘴一半硬》左右的兩個視頻,分別獲得了152.4萬和49萬的播放量,前者是今年迄今為止其單個視頻播放量的最高值。

老邪道電影吐槽《且是天下》

不僅有粉絲數百萬的UPs,還有其他在嗶哩嗶哩上吐槽劇情不合理,分析楊洋演技的UPs。有的UPs甚至還“寫”了一篇播放量過百萬的“小短文”3354,一篇《特戰榮耀》,讓人哭笑不得。

當然,討論的聲音也不是一邊倒,贊的也不在少數。比如在楊洋這個關鍵詞下,一個基于《特戰榮耀》的贊安利,以超過480萬的播放量和17萬的彈幕排在視頻前列。

從各個維度看,《看完楊洋所有作品,我搞了一篇小論文!》 《特戰榮耀》和楊洋讓嗶哩嗶哩很多UPs享受到了紅利。

其實不僅僅是在楊洋身上,在嗶哩嗶哩尤其是影視領域,《談頂流》對UPs的加持也是可見的。

比如憑借《特戰榮耀》主演一波和趙成名的魯文1900,就被嘲諷為“靠《且試天下》贏得2.8億人氣的UP主”。

毫無疑問,影視領域很多UP主的視頻,只要涉及到有流量參與的影視作品,數據都會更好。

有了演員自己的流量,不粉的情況讓與之相關的內容更容易被關注和觀看。再加上流量紅利,難免會有一些創作者跟風,各種疊加出現。每次有流量出現在口碑不理想的作品中,“團建”的感覺就跳出來。

遠的不說,前段時間《有翡》和LAY,《有翡》和肖恩肖,安迪等。當時已經經歷了一波這樣的“圍剿”和“團建”。

嗶哩嗶哩UPmain吐槽《相逢時節》

另一個原因是,頂級參與的作品往往與平臺負責人和S掛鉤,而當這樣的分級配上配套的宣傳,這些作品更容易進入觀眾的視線,被觀眾認識。同時,不管你是在等待“看好戲”,還是真的期待看好戲,觀眾的期待值也是滿滿的,自然需求會越漲越高,聲音也會越來越多。這種情況最直接的表現就是,比如微博中該話題的高討論量,嗶哩嗶哩的大量相關視頻,良好的數據等等。

但對于大多數影視領域的UP主來說,這些劇只是他們素材來源的一部分。大劇、頭劇、S項目自然不會放過,腰、小、美也在他們的“范圍”內。

看了很多這樣的UPs的視頻輸出,安利了很多贊和贊,也有吐槽腰部和“小而美”作品的視頻。從結果和傳播效果來看,相比之下,短、平、快、高能、持續吐槽視頻更容易吸引用戶的關注和觀看。

這類內容除了吸引用戶,更多的是被飯圈文化“惹”出來的。然后,為了繼續捍衛自己的話語權,態度堅定的Upmaster,在劇集之外,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劇集中流量明星的粉絲。

文1900發布視頻《余生,請多指教》

無論是直接在路文1900的標題中指名道姓,還是有理有據的“寫論文”回應粉絲,或者是在視頻的評論區創作UP主對粉絲行為的討論等等??梢运闶荱P owner的“粉絲定向”內容。

然后對粉絲的反應會反作用于電視劇和演員本身,這就表現出了“團建”的感覺。

但某種程度上,這其實類似于微博、豆瓣等平臺上粉絲與聲音之間的拉扯。雙方基于不同的立場表達和碰撞自己的觀點,只是改變了媒體和呈現方式。

雖然流量不是原罪,但是流量和流量劇玩家在嗶哩嗶哩生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。

吐槽陣地轉向B站“你真勇敢”,這種表達經常出現在嗶哩嗶哩吐槽的視頻彈幕中,有很多流量藝術家參與作品。

與此同時,視頻中也有嗶哩嗶哩UP業主類似的言論:“現在,一些劇場觀眾知道它不好,但他們不敢表達出來”。

嗶哩嗶哩似乎正在成為電視劇評價、反饋甚至發聲的主陣地。

這種遷移的原因不難理解。

首先,微博等社交平臺已經成為粉絲群體的主陣地,超話簽到、日常安利、小作文司空見慣。同時,在這里,粉絲群體形成了相對固定的群體和完善的管理運營規則,包括但不限于如何做數據,如何控制和評價安利等等。

所以可以看出,當你在微博中搜索某部劇,尤其是有頂級藝人的作品時,除了營銷號的內容,個人用戶發布的內容幾乎都是好評,安利為主,很難在前排看到,更難以形成規模和影響力。

其次是基于豆瓣的社區平臺,成為營銷的重要陣地。

雖然這種現象在不斷地被整治,但是之前各方水軍的涌入,讓這里的評價和評論充滿了參考性和可信度被削弱的質疑。

有網友向易娛樂觀察(ID: yiyuguancha)表示,她看了好幾遍流量藝人的劇,在內心充滿抱怨的時候,打開微博和豆瓣看看其他網友的反應,才發現都是好評。她把這種現象分享給了朋友,他們的回答是:你還相信這些平臺的評價嗎?

但是,當易娛樂觀察詢問身邊的朋友,會不會相信這些平臺上的電視劇評價,或者根據評價選擇是否觀看時,否定的回答更多。

不輕易展示相關作品評價的嗶哩嗶哩,不出意外的接過了吐槽者的棒子,因為在泛泉,還沒有專門形成一個可以持續輸出意見的視頻創作團隊,視頻的門檻依然讓泛泉無法批量生產內容,把嗶哩嗶哩變成了“夸夸群”。

嗶哩嗶哩影視區

然而,盡管如此,“嗶哩嗶哩被藩權侵略”的聲音仍然不絕于耳。無論是每一個UP主視頻中明顯的批判,還是偶像《猛吹》的自制視頻,都可以看出樊泉對嗶哩嗶哩越來越重視。于是,如上所述,UP主們開始制作視頻反駁粉絲,以及在評論區討論粉絲的行為,這也算是對嗶哩嗶哩飯圈的“反抗”了。

當然,嗶哩嗶哩UP owner本身的閉環里也有一些飯圈的跡象,但相對來說是圓的,所以目前還是有能力和土壤說不,被看到和認可的。

相當于微博和豆瓣,視頻內容是嗶哩嗶哩的發聲器。

微博豆瓣等平臺還是以文字為主,部分功能限于字數,所以內容和說服力相對有限,更多的是自我觀點的簡要表達和分享。

嗶哩嗶哩視頻的優勢在于其本身所表達的觀點可以與圖片相匹配。換句話說,不管UP主是贊是罵,是安利還是吐槽,自己觀點的總結和圖片剪輯的搭配更容易給人有理有據的感覺。這一點在反駁粉絲的視頻中更加明顯。羅列問題,一一回應,頗有一種“以子之矛攻盾”的印象。

同時,短視頻短、平、快、高能、風格獨特,符合當下用戶的觀看習慣。再加上重點突出、引人注目的標題,更容易讓用戶點擊觀看。

此外,算法還會讓同類和關鍵詞的視頻出現在用戶面前。

當吐槽的熱門視頻推送給用戶觀看時,其他類似的視頻會陸續出現在推薦頁面。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大眾無法控制的“群體嘲諷”趨勢。

在嗶哩嗶哩“群嘲”現象的背后,流量明星、“爛片”、泛權、嗶哩嗶哩up業主、UP粉絲之間的博弈,將以一個又一個循環的形式繼續滾下去。

楊洋在4月份連續播出了兩部電視劇,其中一部的質量受到了極大的質疑,他剛剛在嗶哩嗶哩接過了前輩們的接力棒。也許很快,下一部S級作品的流量持有人,就是下一部《輪到你了》。

閱讀上文 >> 出軌,演技尷尬,46歲還演偶像劇,這5位中年男星口碑救不回了
閱讀下文 >> 94歲的傳奇時尚顧問,她為明星搭配衣服30多年了


本文地址://www.nascencetech.com/hot/20230104/19161.html

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:跨度網

久久人妻公开中文字幕_久久人人97超碰A片_久久人人97超碰国产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